12431413_1688530358054650_784907857_n.jpg

 

<當修行者遇到大師-第五章 死亡的旅程>
西方格西麥可羅區(Michael Roach)進入修行者的祕密花園中主角經世親菩薩開示人一出生就邁向死亡,唯有禪修才能證悟人生宇宙是
多重的、生死相續的。
自彌勒到無著所完成的唯識學,是以一切種子識為本,即是種子識變現的唯識學。到了世親的 “唯識三十論”,是以三類分別識為本,
即是分別識變現的唯識學。
*三法印是唯識根源-三法印即是:
三觀:諸行無常觀 /諸法無我觀 /有漏皆苦觀 ---涅槃寂靜。涅槃寂靜即是三觀的結果。
*諸行無常:虛妄分別的心、心所法,以及其所變現的諸法。
*諸法無我:即是由人空 法空 所顯的 人無我及法無我義。 “阿含經”中雖不分人法二義,實已含此二義。
*有漏皆苦、涅槃寂靜:也正是大乘發揮的勝義,大乘的 “無著涅槃”亦由 “涅槃寂靜”開出。
世親,就是婆藪槃豆法師,他是無著的胞弟,他的年代約在西元三二0至四00年之間。根據 “世親傳”的記載,他先佯裝瘋狂,潛入
罽賓國,學有部論,十二年中聽 “大毘婆沙論”數遍,文義已熟之後,即還本土,造成 “阿毘達磨俱舍論”(又作 “俱舍論”)三十卷,雖在
說明有部的教義,但在若干地方卻用經部的教義,補充有部的教義。
世親尚未迴入大乘之前,據說著有小乘論很多, “俱舍論”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下文摘錄第五章 死亡的旅程 與世親菩薩的對話。
與法稱大師你來我往的問答後,我明白,我母親的確仍然存在---不是因為我親眼目睹,而是因為我用心看見了她。不是因為我可以用
心眼看見她,而是因為我可以在心中證明她仍然存在,我知道這種證明與我用眼睛看見是一樣真實的。我感覺我的命運也與她的命運
相連,無論她已經去了何處,將來我也應該會去,我感覺這就是我們的連結。
我盡可能透過禪修,來尋求瞭解這些事情,但是沒有人幫助,還是辦不到,我幾乎知道必然如此。我決意再回去 “花園”。
當他來時,我大吃一驚---沒有發光的臉和金髮,沒有陽光和溫暖,只是一個空洞的骷髏頭,兩個眼窩凹陷在蒼白的顱骨上,出現在大門上方。他輕快的越過大門,走到我的椅子旁。一個幽靈,他的長袍拖在地上,增加了他的高度。然後,他來到我身旁,那張悲傷的臉往下瞪著我,是博學多聞的世親。
大師:你今天會死嗎?
回應:我不知道。
大師:想一想你今天會死嗎?
回應:是有可能,總是有機會...但是還沒發生,我想不,今天不會死。
大師:看看你的身體,這身體今天會死嗎?
回應:我想起母親屍體上的手,那個早上,我們發現她倒臥在自己的血泊中,癌症已經吞噬了她的心臟)是的,是的,這個身體會死。
大師:當死亡來臨時,你有逃避的地方嗎?有任何你所知道的是死魔無法到達的嗎?
回應:不,沒有這種地方。死亡不會停下來,它會到達任何地方。
大師:但是你很年輕,死亡不是老年人的事嗎?難道死亡攫取人們的生命,不是按邏輯順序,先是最老的,然後較年輕的?
回應:我們都一定會死,所以,我們比較會在年長的人身上尋找死亡。但是,不是的,我無法說有一定的順序,死幾乎是隨機的,我很
多年輕的朋友也過世---死亡似乎並不尊重次序。但是一定一些手段可以阻止死亡,先進的醫藥、高憎的密法,一定有一些方法可以
讓我們躲過死亡的。
哦,有時有一些藥好像可以減緩死亡的來臨,但是沒有醫生找到可以完全阻止死亡的藥,也沒有憎侶發現可以避開死亡的密法。
大師:但是我們不能靠著聰明用藥、盡最大努力、發揮最高智慧、攝取健康食物、做運動,因而增加壽命嗎?
回應:是的,我們可以做這些事情,或許可以增加生命的長度---但是,弔詭的是,即使我們在增加的時間內做運動,即使我們在多出的
日子裡尋找健康食品烹煮來吃---即使我們做了這些事,那些時間也已經漏失了,冷酷無情的把我們更推向死亡。我們所活過的時間
就是失去生命的時間,也是讓我們更靠近死亡的時間,我們無法停下來,我們無法慢下來,只有急速奔向死亡。
大師:今天你坐禪幾小時?
回應:哦,正常的話,我總是相當有規律的禪坐,但是今天我在圖書館有額外的工作,還要準備到這裡,然後在餐廳吃了快餐,還有…
大師:回答問題!
回應:我根本沒有坐禪,一點時間也沒有。
大師:昨天呢?當你真的有時間,禪坐多久?你花多久專注於偉大的追尋?你花多少時間投注於你的靈性修持,而非投注很快就腐爛的肉體?
回應:哦,昨天早上我禪坐將近一小時。
大師:一整天只做一小時?
回應:嗯,我通常試著做一小時,有時在早上、有時在晚上。
大師:只有一小時?(他重複一遍)
回應:嗯,這包括準備工作,白天經常有某些工作要準備,我的房間外也經常會有干擾。老實說,大概超過半小時,或只是二十分鐘。
大師:一天有二十四小時,只坐二十分鐘?
回應:是的,是的,當我能夠禪修時,我想全部大概二十分鐘。
大師:吃呢,花多少時間吃東西?睡覺、與朋友交談,漫不經心地想著你可能已經完成,或是正在做的事,甚至是上廁所,花了多少時間?
回應:哦,所有這些事我都有做---日子就是這樣過的,我就是這樣度過一天的。
大師:所以,你真的好像已經死了。在死亡前,寶貴的時間是如此稀少,而且這些寶貴的時間都被浪費掉了,所以真的一點時間也沒有,
你根本沒有時間。我說,你幾乎等於已經死了。
(我沉默的坐著)
大師:你知道嗎?對一個七十歲的人來說,他背後的生命像甚麼呢?
回應:不,我仍然年輕。
大師:想像一個很長的夢,像生命本身的夢,充滿快樂的經驗,雖然難免會有煞風景的巨痛,但是仍然多采多姿。
回應:我可以想像出來。
大師:現在,想像醒著的時刻。
回應:這我也能想像。
大師:現在想像這個人的感覺,他剛從夢中醒來,回頭看這個夢。
回應:我照做了,很驚訝整個夢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,很快就流失過去。
(他點點頭,仍然沉默地站了一會兒,然後,再一次…)
大師:我問你---你今天會死嗎?
回應:我真的不知道。
大師:我講一個故事給你聽。
有一個人,他對另一個強壯的危險人物,做了一些惡劣的事。這個危險人物威脅他,發是在這個月底之前,他會在晚上闖入他
家,割斷他的喉嚨。
回應: (我聽了他的話,不寒而憟)
大師:現在我問你,如果有做準備---房門有上鎖,百葉窗有栓好,想好當這一刻來臨時,向外求救的方法---如果知道帶刀的人在月底之
前的某個晚上或任何一晚會來,第一個人在回去當晚就做好準備比較好呢?或者等到隔天晚上,或是在五天後才做準備比較好?
回應:當然,他應該立即做準備。
大師:但是萬一帶刀的人來得晚,或是在這個月的最後一晚或前一晚才來,怎麼辦?
回應:沒關係,因為已經做好準備,如果準備的晚,而兇手早到,那麼,一切都完了。
大師:你說對了。人的生命有多長?
回應:現代的話,七十歲。人可以活到七十歲。
大師:不,不,我不是問平均歲數。人類生命有多長?一個人能活多久?
回應:有些人長壽,有些短壽,現代人多活到七十歲左右。
(他清了清喉嚨,轉移目光,好像快要生氣了)
大師:我再問你一次,人類生命有多長?
回應:好吧!我說不出來,我不知道,人類生命沒有固定長度---有些死於老年,有些死於盛年,有些死於花樣年華,有些死於嬰兒,有
些甚至在離開子宮之前就死了。我們的生命,任何人的生命,並沒有固定的日子。
大師:人是容易死,還是不容易死?
回應:我覺得有些不容易死,我已經活了二十多年,甚至比堅固的貨車久,幾乎是沙漠地區石頭和灰泥所造的屋齡的一半。
大師:所以,你從來沒有看到或聽到有人死於小小刀傷的感染,或者因滑入小水池而死,或者被人突然暴怒打一拳而死?
回應:是的,這些我全看過也聽過。
大師:你從來沒有看過或聽說,有人被原本應該讓我們活命的東西所殺死?從來不知道有人被貨車輾過,或是被母牛踢得腦袋開花?
有人被他太太精心製作的佳餚噎死?有人死於治療他的醫生之手?有人從家裡的樓梯跌死?有人被遮風避雨的房子掉落的磚塊或
瓦片所殺?
回應:正是如此,我想這是經常發生的。
大師:你學過生理學,告訴我肺的功能是甚麼?
回應:降低體溫,補充空氣,中和較熱的元素膽汁的影響。
大師:肝的功能是甚麼?
回應:分泌膽汁,幫助消化,讓食物可以成為身體的燃料和提供溫暖。
大師:假如身體的溫度不足,假如肺周邊的風太強呢?
回應:會死於肺炎。
大師:如果風減弱,體溫降不下來呢?
回應:會高燒不退而死。
大師:所以我們可以說我們自己的身體這部機器,好像本身有如此美妙的平衡,真的有一些致命的意外等著發生,身體每一個器官的
作用,讓器官彼此戰爭,這幾乎只是時間的問題。總有一天,某個器官會支配其他器官,並把這副身體殺掉。
自己的身體就會殺死自己,不必等待外物來殺。
回應:就是如此。
大師:這副身體很容易被殺害,難道不是真的嗎?我們尋找各種各樣的東西來蔽身、飲食、行動和提供樂趣,事實上,難道不是這些東西
或甚至是身體本身最可能殺死我們嗎?
回應:(沉默的點頭)
大師:進一步來說,我們忙忙碌碌一輩子,難道不是為了滿足身體的生理需求,而這是不可能的事嗎?
回應:是的,都對,都對。
大師:因此,你必須承認,我們都是未死而生,我說的對嗎?
回應:( 我又點點頭)
(世親再次沉默,整個花園落入一股巨大的寧靜中…然後,又往下看我,臉色已變,使我一驚,石頭般冰冷的臉,瞬間燃燒著慈悲,他的
眼睛明亮,熱淚盈眶。)
<<<當無著晚年時,想到世親學小破大,心中不安,便遣人由北印富婁沙富羅國(義為丈夫城)到阿緰闍國,請世親回去,說他並得很重。
兄弟相間之後,無著即說:我今心有重病,由汝而生…汝不信大乘,恆生誹謗,以此惡業,必永淪惡道。世親因此迴小向大。當無著歿
後,他便廣造大乘論書,例如: “華嚴經”、”涅槃經“、”法華經“、”般若經“、”維摩經“、”勝鬘經”、等諸大乘經的釋論。
又造”唯識論“等。>>>
大師:如果某個人有家人和朋友---親愛的人、親密友伴、一生的伴侶、妻子與孩子、陪伴著他度過一生的同袍---當他臨終時躺在床上,
他的親友都站在床邊,圍繞著他哭泣,有些人緊緊抓住他的手,而其他人伸手去碰觸他的臉頰,或是胸部,或是腿。
回應:是的,是的,我親眼見過,我自己就在病床邊。
大師:你看到即使別人怎麼緊緊抓住他,他還是得走嗎?
回應:是的,看過。
大師:自己單獨走?
回應:是的,單獨走,其他人可以握著他,但不能隨行。
大師:但是,即使沒有人能跟著他走,他還是可以選擇帶走一些他喜愛的東西,一些他耗盡一生追求、工作得來,處心積慮囤積在所謂
家中的東西嗎?
回應:不,不,一生都被浪費掉了,每一樣東西、每一樣東西的碎片、每一分錢、每一件財產,萬般帶不去。
大師:但是身體呢?即使是最寶貴、最珍貴的身體呢?即使是我們的身體,多年來,我們一直盡心餵養,為了讓它保暖和美麗,我們費心
穿衣,我們每天設計不同的髮型,我們沐浴並上油保養細緻的皮膚,我們的臉,我們的身分呢?
回應:不,甚麼都不,不只身體,甚至連名字都帶不走。我們甚麼都帶不走,我們完全是孤獨的。
大師:在這一刻、在最後這一刻,請誰來幫忙呢?...
回應:不,沒有人可以召喚,找不到任何人的。
大師:那麼,結論就是說我們一定得死?
回應:是的。
回應: (我幾乎不敢抬頭看他) 是的,他們都是這說的。
(他很憤怒的瞪著我,就像發現背叛者一般---)
大師:你能給我任何證明,當身體死亡時,心也死了嗎?
回應:哦,當身體死亡時,這個人就停止動、停止說話,而且好像也停止思考。
大師:你能看到、你知道他停止思考嗎?
回應:不,我們看不到心。它不像身體,它和身體的組成元素不同,它是無形的,但有覺知力,不像骨頭和皮膚可以被碰觸、被切割、
被衡量。但是,我們可以從身體、臉部的表情和聲音猜測新的想法。
大師:所以,你是說當身體毀壞、無法修補時---身體失去活動舌頭和臉部表情的能力時---僅僅因為它再也無法表達臉部表情和話語,
我們就說這個無形卻能覺知、被我們稱為 “心”的東西就結束了嗎?
回應: (我開始領悟到,當表達心的工具壞滅時,無形而永不滅盡的心一定會死---我們相信這種概念,只是因為我們的父母如此相信。
我們相信這種未經檢驗的想法,只是因為周遭的人如此相信。…
我沒有任何根據可以提供給世親,證明心應該會死,只因為身體死了,我們再也看不到心對身體的影響)
大師:我知道你已經以萬無一失的理智之眼,看見你的過去世,也許你不瞭解細節---我不是說你可以輕易地知道細節---但如果你能拋
開小時候別人灌輸給你的種種假設,冷靜的做邏輯分析,你就知道你有前世。以此類推,你的心必然會持續到來世,這是完全
符合邏輯的。
回應: 但願如此。
大師:那麼,當然,它一定會到某處去。
回應:是的,我聽過他們討論過這個問題,轉世的問題,如何發現目前活著的人,誰是過去是我們所愛的人呢?有些人去找通靈人士,
他會告訴我們所愛的人的去處。(我抬頭看世親,看他的智慧如何指點我。)
大師:你認為,你現在活著的生命,你母親活著生命,人類的生命很容易得到嗎?你認為心會持續來到人身,而有生命嗎?
回應:哦,據說是這樣。
大師:你確實想過,你曾瞬間想過,你眼前的世界是唯一的嗎?你確實認為一個正常思考的人,會相信他能看到宇宙的一切生命嗎?
從你此時此地看到的世界,難道你不相信另有其他世界嗎?事實上,可能有無盡的其他世界,是你尚未覺知到的嗎?
回應: (我稍做思考…我必須承認我所知道的世界,可能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沙。接踵而來的想法,是一種完全的絕望,我是否能夠
再見到我的母親?)
(他覺察到我的想法)
大師:我會簡短告訴你這些法界的情形,你現在不一定要相信我,但時機一到,自然會得到證明,他們會顯現出來,你也會親眼目睹
---我應該說,你將會見到他們---當時機成熟時。
*第一、心所到的各種法界。你一睜開眼就會發現這個已經長成的人身,而 “你”就住在其中。
*第二、當你睜開眼睛就陷入火海的法界。
*第三、奔跑的法界。
*第四、永遠匱乏的法界,被飢渴所驅使的餓鬼法界。
(他停頓了一下,又轉移視線,我第一次決知道我的臉濕了,沾滿了他的淚水。)
大師:觀想你就是這個法界裡的動物。我瞭解你們人類,我知道你們的想法,你們認為動物活在某種自然的和諧中,生活在草、木、
山水中。讓我告訴你真相,如果我說錯了,就阻止我說下去。
你想為甚麼你接近鳥時,牠會飛走?為甚麼當人的手劃過水面時,魚會匆忙游開?為甚麼鹿、狐狸、烏鴉、老鼠等,總是在你靠
近時就驚惶逃避?
這是因為動物的生活就是恐懼,動物的生活只有一件事,只有一種活動,那就是避免成為其他動物的食物。動物不是吃,就是
被吃。牠們一生都在躲避危險,而你就是牠們的天敵。
確實瞭解動物的真相!不要幻想,不要欺騙自己,以為心會緣取這種生命,你的心絕對不會緣取。不要如此自大,不要如此輕率,
用心思考,瞭解你的心會相續不斷,一定會去向某處,瞭解其他人的心已經進入這些法界,瞭解你的心也很有可能會到這些法
界。
我們以前說過,在你死亡的那一刻,沒有任何東西、沒有人能幫助你。但並非如此,因為有某樣東西可以幫幫你,那就是知識,神聖的知識、心靈的知識。
你可以學習這種知識,而且你將會學習到。
目前先暫時複習我所教你的死亡三原則:
*死亡是確定的。
*死亡時間是不確定的。
*死時沒有任何世間法可以幫助你。
好好思惟這三點,對自己證明死亡的三個原則,這就是 “死隨念”。
一個從未修過死隨念的人,會引起---強烈的引起---對死亡的恐懼,而且會在死亡那一刻充滿驚慌。
如果你學習了這個法門,熟練它,學習為死亡做準備,那麼你就會帶著信心死去,於死無懼,因為你已經計畫好行程,你知道超越死亡的法門,以及超越死亡的法界---好的法界,好的地方。
鎖好門,把自己準備好,學習該學的,就從---今晚開始。
<<< “俱舍論” 概述>>>
“俱舍”的品目
世親論師是目键陀羅國人,到迦濕彌羅國學”大毘婆沙論”之後,回國即出要義,計六百頌,再送到迦濕彌羅,當時有部的悟入論師,以其有違正統的教義,要他為頌作釋,世親便作了釋論,這便是 “阿毘達摩俱舍論”以下略作 “俱舍論”。
“俱舍論”是巧妙地將有部極繁瑣的思想,予以整理、統一、批判、組織而成。
“俱舍論”將一切法分為有為法及無為法。
*有為法:凡依因緣造作而有時間的遷流,染淨的差別,即是一切世間現象。
@色法—五根、五境、無表色
@心法—心
@心所有法—大地法:受、想、思、觸、欲、慧、念、作意、勝解、三摩地。
大善地法:信、勤、捨、慚、愧、無貪、無瞋、不害、輕安、不放逸。
大煩惱地法:無明、放逸、懈怠、不信、惛沉、掉舉。
大不善地法:無慚、無愧。
小煩惱地法:忿、覆、慳、嫉、惱、害、恨、諂、誑、憍。
不定地法:惡作、睡眠、尋、伺、貪、瞋、慢、疑。
@心不相應行法—得、非得、命根、同分、無想定、無想果、滅盡定、生、住、異、滅、名身、句身、文身。
*無為法:離有為法的性質,離一切作用的狀態,含有灰身滅智的涅槃義的。
@無為法—虛空、擇滅、非擇滅。
*四緣:@增上緣
@所緣緣
@等無間緣
@因緣
*世間法
*出世間法
創作者介紹

Rachel Hime Sensei& Mom baby Music 公主老師的 音樂教學。教養分享。靈性成長。烘培趣。

RachelHi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